漓@復健中

灣家人
各種CP雜食
大家小心避雷ฅ'ω'ฅ

【安雷】歸處


  • 原作向後續捏造,凹凸大賽結束之後
  • 女孩第一人稱
  • 雖然是安雷但是雷獅並沒有什麼戲份()

 

***

 

  「安哥哥又來啦!!」

 

  「這次有帶什麼餅乾,我想要上次吃的那種!」

 

  「安哥哥又帶了小馬的玩具……什麼時候才會有別種的呢?我想要一艘海盜船。」

 

  「噓!被他聽到了他又要開始講故事了。」

 

  「我已經不想要再聽那個故事了,他應該沒聽到吧。」

 

  「好像沒有……」

 

  大家聚在騎士先生前面一邊嘰嘰喳喳地說著悄悄話,一邊翻看著他帶來的袋子裡裝的各種零食和小馬玩具。

 

  騎士先生──大家都叫他安哥哥,本名好像是叫做安迷修,但我總喊他騎士先生,所以記的也不是很清楚──總是會不定期帶一大堆糖果餅乾來給我們這些孤兒,雖然也會送來玩具,然而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只有小馬,大家一開始還挺開心的,久了也就沒了興趣。

 

  在我們的遊戲間有一座「小馬山」都是騎士先生送來的玩具,大家不想玩了以後就往那邊丟,當然這座小山在院長的告誡之下沒人敢告訴騎士先生,他一定會很難過的。

 

  「小馬早就已經過時啦,現在是海盜的時代,大家都想要一艘海盜船才對啊。」每每看到我抱著那隻彩虹小馬,小幸總是會這樣告訴我。但是我就是特別特別喜歡這隻小馬啊,總有一天我一定會騎著牠到世界各處去懲奸除惡的。

 

  啊,小幸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總是睡在一起,但她每次都很嫌棄睡在我們中間的小馬,常常在我睡著以後偷偷把牠丟到床腳旁,每次醒來的時候我都得爬下床跟牠道歉,再把牠抱回來。

 

  對不起啊,小幸不是故意的,她一定只是太想要一艘海盜船了。

 

  說到海盜船,其實小幸說的「現在是海盜的時代」也沒有錯,不管是報紙還是電視上,每幾天就會出現一次「雷獅海盜團」這個名字。

 

  雷獅海盜團,名副其實是以雷獅為首所組成的海盜團,據說他們只有四個人,但是卻在各種地方創造了許許多多的傳說。

 

  大家都說他們是英雄,譬如他們推翻了一個國家的獨裁國王,又譬如他們將多餘的食物分送給需要的人,還有,據說他們還救了一群被當作童工使喚的孤兒。諸如此類的傳言不斷,所以院裡的大家都說他們是正義的化身,還說長大也要像他們一樣當海盜。

 

  奇怪的是,每次大家說到雷獅海盜團的時候,騎士先生都會露出一種,好像他們是壞人的表情,我也不是很會形容,反正大概是不喜歡他們吧。然後只要聽到大家說長大之後也要當海盜,他就會一個人蹲在角落暗自哭泣。

 

  他一定只是太傷心沒有人想要當騎士而已,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已經決定好長大之後要成為一個騎士啦,我連馬都準備好了呢。

 

  所以我抱著我的小馬跑到角落想要安慰他,跟他說一定也會有人想要當騎士的,我不好意思說是自己,畢竟我現在還缺了一把劍。

 

  他聽到這句話,笑著摸了摸我的頭,「在下也並非期望著誰再站出來背負騎士的名號,不過,」他頓了頓,突然手握拳並擺出一副悲憤的表情,「大家都被惡黨給欺騙了,這讓在下感到非常憂傷。」

 

  「惡黨?」我偏了偏頭,不是很懂他在說誰。

 

  「就是雷獅海盜團。」騎士先生轉過身,很認真地看著我說,「他們並不是值得效仿的對象。」

 

  「為什麼?可是電視上都說他們是英雄。」可能騎士先生只是太忙了沒有時間看電視,為了讓他了解雷獅海盜團的厲害我還舉了剛剛上面提到的事蹟。我雖然不想成為海盜,但是我還是覺得他們很酷的,小幸可是每天都在說雷獅很帥這件事,已經變成她的口頭禪了。

 

  雖然我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是我其實覺得騎士先生比較帥,而且又很紳士。我記得第一次見到騎士先生的時候,大家都搶著要拿他帶來的禮物,在推擠之中我跌到了,然後他就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來並對著我伸出手,「最後的騎士安迷修,為您而來。美麗的小姐,需要幫忙嗎?」帶著一個開朗的笑容。

 

  那時候開始,我就覺得騎士先生好帥啊。我也試圖跟小幸提起騎士先生的好,但是她每次都告訴我那不是「帥」,那叫「噁心帥」。

 

  為什麼要在前面多加那兩個字呢?明明就是很帥氣的騎士先生啊。

 

  騎士先生聽我講完雷獅海盜團的那些英勇事蹟之後,苦惱了好一陣子,好像在思考要怎麼回覆我,然後,他把手搭到我的肩上,語重心長的說:「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不能夠只看表象的。就像雷獅海盜團,他們才不會去思考要怎麼幫助他人,他們唯一會思考的,就是如何將想要的東西拿到手。」

 

  「可是新聞是那麼說的啊,說他們推翻了一個很過分的國王。」

 

  「那只是因為那位國王剛好擁有一艘很稀有的海盜船而已。」

 

  「那分送食物給需要的人呢?」

 

  「那是因為他們的存糧太多,再放下去就要腐壞了,會讓船上的氣味不好聞。」

 

  「那、那救了很多孤兒的那件事呢?」

 

  「那個,」騎士先生眨了眨眼,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臉並暼開了視線,「大概是因為在下也是孤兒的關係吧。」

 

  「诶?」這跟騎士先生有什麼關係?

 

  「啊不不,最後一個當我沒說,不然惡黨又要說我自我感覺良好了。總之,雷獅海盜團並不像大家所認為的那麼善良,懂嗎?」

 

  「騎士先生。」

 

  「是?」

 

  「你好了解雷獅海盜團喔,你們認識嗎?」

 

  「在下講了這麼多,您的疑問卻只有這個嗎……」

 

 

  大概是因為我問錯了問題,騎士先生更加激動的開始說起了雷獅海盜團的各種惡行惡狀,說到後來還開始做起各種動作好讓內容更生動,不得不說有點像前些日子發現有人偷吃點心憤而向老師告狀的小幸。

 

  一開始我還想說要乖乖聽他講完的,可是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半小時之後,騎士先生還是開口閉口都講著雷獅怎麼了、雷獅又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到最後,我真的沒有耐心再聽下去了。

 

  我已經知道雷獅不像電視上說的一樣是好人啦,所以可以不要再說了嗎?說起來,一開始明明在說雷獅海盜團都不是好人,怎麼到最後都只在講雷獅的事情了呢?

 

  騎士先生一定是特別、特別討厭他吧?

 

  「騎士先生。」既然討厭他,那就不要再講這件事了,應該要聊會讓騎士先生開心的話題才對,「我想要聽故事,你可以再講一次那個『騎士與海盜』的故事給我聽嗎?」

 

  騎士先生聞言停了下來,好像也是意識到自己講太久了,很乾脆的就答應了我,「好的,那我們到院子的椅子那邊坐下來說吧。」

 

  「騎士與海盜」是騎士先生的招牌故事,一開始是因為大家對第一次見面的騎士先生感到很好奇,不斷要求他陪大家玩,不知道該怎麼陪小孩子玩的騎士先生才開始說起這個故事的。啊,「騎士與海盜」是我們幫這個故事取的名字,因為騎士先生說這個故事沒有名字。

 

  那是一個沒有人聽過,也從來沒有出現在任何繪本上的故事。

 

  最初大家都很感興趣,但是隨著聽的次數增加,大家聽的意願就越來越低了,騎士先生也許是察覺到這一點,也就很少再主動說起故事。

 

  只有在他聽到有人說想到當海盜或是想要一艘海盜船時,騎士先生才會又把這個故事拿出來說。大概是想要告訴我們海盜不是什麼值得崇拜的對象吧,因為在這個故事裡的海盜團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到最後,大家都被騎士先生說怕了,不想再聽了。所以對大家來說,在騎士先生面前提到「海盜」相關的字眼成了一個禁忌。

 

  當然,大家私底下還是很常講到海盜啦,畢竟雷獅海盜團現在那麼火。小幸說他們已經比所有偶像明星的人氣還要高,成為新一代國民英雄了。

 

  總之,儘管大家對這個故事避之惟恐不急,我卻很喜歡它,尤其是故事裡的騎士,感覺就像騎士先生一樣,溫柔的堅守著屬於他的正義。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會抓著騎士先生要他說這個故事給我聽。

 

  說起來,其實故事裡的那個海盜,我雖然沒有特別喜歡他,但是也不討厭他。

 

  不喜歡他是因為他做了很多任性的事,傷害了很多人。可是我也不討厭他,因為他最終還是跟騎士一起聯手,打倒了名為「創世神」的壞人,雖然他們兩個的意見總是不合,見面好像總是在打架,但在生死關頭卻又會互相幫助。

 

  就像是最好的對手一樣。

 

  所以我才沒辦法討厭海盜,因為我覺得,要是沒有海盜,騎士大概也早就被那些試圖欺騙他的人給殺掉了。

 

  「你還真是喜歡這個故事啊,明明也不是那麼值得一說再說的事情。」說完了故事的騎士先生把我抱到他的腿上,拍了下我的頭,「不過也好,這樣在下才不會忘記……」他越說越小聲,我抬起頭看他,才發現他直視著前方,像是在懷念著什麼,「現在的日子是多麼的可貴。」

 

  今天天氣很好,下午的陽光灑在院子裡,空氣中的塵埃反而像星星一樣閃閃發亮著,騎士先生就在這片星星中靜靜的看著前方,視線沒有聚焦。

 

  大概是在看著那不知身處何處,只屬於他的星星吧。我看著他不自覺地這麼想。陽光讓他像鍍了層金一般也閃閃發光。

 

 

  院長總是和我們說,人和人總有一天會面臨分離,但是只要大家都在各處過得好好的,這樣就足夠了。

 

  偶爾會有人來孤兒院裡領養孩子,我雖然對於又少了一個朋友感到有點難過,但是只要想到院長說過的話,只要想到那些朋友們從此之後都獲得了一個家,過著幸福的生活,就覺得不是那麼的悲傷了。

 

  可是果然還是會難過,尤其是和最好的朋友分開的時候。

 

  小幸要被領養了。

 

  我為她感到開心,這樣她就能夠請新的爸爸媽媽買一艘海盜船給她了。

 

  要被領養的前一天晚上,我們最後一次一起睡覺的時候,小幸難得的讓我的彩虹小馬睡在了我們中間。

 

  她牽住了我的手,然後跟我說她不要海盜船了。

 

  隔天早上在整理行李的時候,她跑到那座小馬山,在裡面翻了好久,直到特別打扮好的頭髮都亂的不成型的時候,她總算找出了一隻有點破,滿是灰的彩虹小馬。

 

  我記得,那是小幸的彩虹小馬,當初我們刻意選了一對一樣的,只是後來她開始喜歡雷獅海盜團之後就把牠丟掉了。

 

  她抱著那隻小馬,和我說她只要這隻小馬就好,然後要我也要好好的留著自己的彩虹小馬,未來我們要騎著牠們,去找彼此。

 

  我跟她拉勾約定說好。然後她抱著她的小馬走向了她的新爸爸媽媽,揮了揮手和我說再見。

 

  我在門口也一直揮著手,抱著我的小馬,直到再也看不到小幸。

 

  然後我哭了,再也忍不住的,再也不需忍住的,嚎啕大哭。

 

 

  我好幾天都關在房間裡不想出來,就算騎士先生來了也一樣,院長跟我說騎士先生很擔心我,但是我現在還不想見他。

 

  現在的樣子真是太沒用了,不配成為一個騎士。這樣要怎麼騎著小馬去見小幸呢?

 

  有一天,騎士先生又來了,但這次他直接打開了我的房門,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

 

 

  他帶我到了一個港口,我們就坐在碼頭邊,看夕陽緩緩下沉。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面前的海,不是很明白帶我來這裡的用意。

 

  沉默了好一陣子,騎士先生突然開口說:「人生總是會經歷別離的,但是,那並不是結束。」

 

  「不是結束?」

 

  「是的,只要彼此都還努力的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有再見面的機會。」

 

  「那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再見到呢?」

 

  「這個,在下不是很清楚。但是,」說著,他轉過頭來看著我,夕陽下的面孔被染上了一片紅,好像跟平時比起來嚴肅了幾分,語調卻出奇的很溫柔,「如果是無論如何都想要再見面的對象,只要成為對方的歸處即可。」

 

  「成為歸處是什麼意思?」

 

  「就像是,為對方建立起一個家吧。」騎士先生帶著靦腆的表情搔了搔臉頰,又轉回頭去看著大海,「不是指實質的建築物,而是成為一個對方可以依靠的存在。」

 

  看著大海,我腦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疑問,「雷獅海盜團也是嗎?」

 

  「诶?」

 

  「像雷獅海盜團那麼厲害,到處冒險的海盜,也需要一個歸處嗎?」

 

  「這個嘛,在下認為是需要的。」說到這,騎士先生的語調帶著一絲微笑,顯得有點調皮,「畢竟就算是惡名昭彰的雷獅也是會有難得脆弱的時候。」

 

  「?」有點聽不懂騎士先生在說什麼,我決定換個問題,「那騎士先生也有分開之後無論如何都想要再見面的對象嗎?」

 

  「有的。」

 

  「是誰?我認識嗎?那騎士先生你就是那個人的歸處了?你們見到了嗎?」

 

  「這麼多問題在下很難一次回答啊。」他笑著揉亂了我的頭髮,眼神卻直直地盯著海的那一端,「但是只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在下會一直等著那個人的。」

 

  「永遠、永遠都會是他的歸處。」

 

  我順著騎士先生的視線看去,發現不知何時,在很遠很遠的海的盡頭,有一艘海盜船。

 

 

  我突然想起我會不討厭故事裡的那個海盜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每當騎士先生講到海盜時所露出的表情都是那麼地溫和卻堅定,好像不管發生什麼事,就算下一秒整個凹凸世界就要毀滅了,他也還是會筆挺地站在那裡,像個無堅不摧卻只將所有柔軟都展現給一個人看的避風港般,一個歸處一般。

 

  然後他對著緩緩駛近的船,對著船頭那個擺出狂妄姿態的人,露出了同樣的表情。

 

END

 

***

 

太久沒寫文了,寫的好卡……

抓不到安哥的講話方式L( ;ω;)┘三└(;ω; )」

感謝閱讀!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