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復健中

灣家人
各種CP雜食
大家小心避雷ฅ'ω'ฅ

【天陸】熊布偶

 

 

一個布偶操碎了心然後看盡人生的故事……!!

CP味不是很重。

 

***

 

  自己的使命一定就是讓這個孩子綻放出笑容吧。

 

  看著面前因為我的出現而露出閃閃發光的眼神和大大笑容的紅髮少年,我這麼想著。

 

 

  我的新家,想必是個幸福溫暖的家庭。這是我對於七瀬家的第一印象。

 

  我還記得在玩具店裡,那對夫妻向我走來時,臉上所露出的柔軟的微笑,一定是在透過我看著那個即將成為我的主人的孩子吧。

 

  那位母親輕輕地抱起了我,轉身和身旁的父親輕聲討論了什麼,雖然皺了下眉頭,但父親最後還是點了頭。

 

  一瞬間,我還以為他們決定不帶我走了。

 

  「陸一定會很開心的。」那位母親在走出店時,面帶微笑地說著。

 

 

  我的新主人,是個小小軟軟的、有著溫暖笑容的,名為「陸」的紅髮男孩。看著他的笑容,不知為何的,心情就好了起來。明明是我該將笑容帶給這個孩子的,自己卻先被他給擄獲了。

 

  除此之外,陸還有一個雙胞胎哥哥,名字叫做天。

 

  我記得自己剛到那個家的第一天晚上,陸說要和我一起睡時,就被天給責罵了。

 

  之後,還是天敗在陸的眼淚攻勢之下,我才得以在夜晚時陪伴在陸的身旁。

 

  如同他們的名字一般,天和陸不同,是個感覺較沉穩的孩子,和天真無邪的陸可說是有著天壤之別,就像他們的髮色一般。

 

  我下意識地不是很喜歡那個孩子,大概是因為他在陸將我抱在懷裡的時候,總是狠狠的瞪著我。但面對陸的時候,又是一副溫柔好哥哥的模樣。

 

  和天使般純真的陸相比,就像是個有著雙重人格的小惡魔。

 

  但我很快就知道,天為什麼這麼不歡迎我的到來了。

 

  在和陸一同度過僅僅一晚之後,我就被束之高閣了。我被放在陸的房間書櫃的最高層,一個他搆不著的地方。而我也碰不到他,只能遠遠地看著他躺在床上,很痛苦地不停咳嗽著。

 

  我這時才知道,原來陸的身體非常地虛弱,沒辦法接觸的東西很多,因為很容易就導致病情發作甚至惡化,例如我身上那些細小的毛絮。

 

  明明想要好好跟那個孩子相處的,我卻成了為他帶來苦痛的根源。

 

  在我感到沮喪不已的時候,天打開門走了進來,手上端著的托盤上擺放著一杯水和藥。

 

  「陸,把這些藥吃了吧,會好點的。」天把托盤放到了床頭櫃上,在床邊坐下並這麼說著。

 

  「好一點了的話,就能夠抱うみ了嗎?」陸邊說著,邊往我這邊看了過來,看到他那樣的眼神,讓我也好想要飛撲到他的懷裡。

 

  但是……

 

  「不行。布偶對陸的身體不好,不能抱著。」天倒是毫無猶豫地就拒絕了陸的請求,和平常在陸面前扮演的那個和藹可親的哥哥完全不同。

 

  不過這一次,我倒是挺認同天說的話,畢竟我也不想要再因為自己的原因,造成那孩子的負擔了。

 

  「可是……」陸感覺無法接受,但同時他也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因此又不得不妥協,只能很是失落地小聲囁嚅了句,「獨自一個人待在房間很寂寞嘛……」

 

  「這樣的話,我來陪陸吧。」天伸手揉了揉陸的頭髮,「一直陪著你。」

 

  「真的嗎!那晚上可以一起睡嗎!」

 

  「好啊,只要你乖乖把藥吃了的話。」

 

  「最喜歡天にぃ了!」

 

 

  從此之後,我可謂是被打入了冷宮。

 

  只有偶爾在陸的不斷拜託之下,媽媽會心軟的把我從書櫃上拿下來,給他抱抱,但如果被天給發現的話,下場常常是被唸個沒完。

 

  雖然我是很了解哥哥擔心弟弟的心情,但反應也沒有必要如此劇烈吧?

 

  天在那天和陸的約定之後,可以說是完完全全地展現出了他的弟控屬性,除了必須去上學而陸因為身體不適而得請假的時間外,幾乎可以說是時時刻刻都和陸黏在一起。

 

  要說沒有不甘心的話那都是騙人的,畢竟天那傢伙可以說是搶了我的位子,看著陸在他面前笑得那麼開心,那個笑容本來應該要是對著我的……!

 

  但同時又感到很欣慰,因為就算再不情願我也得承認,天是真的很認真地在照顧自己的弟弟,將各種陸因為無法出門而沒辦法見識到的事物都想盡辦法地帶到了陸的面前。

 

  如果因為生病而錯過了一直想看的表演,那天就會自己化身為表演者,將各式各樣的表演展現在陸的面前;如果因為害怕病情惡化而無法在下雪時去外面玩,天就會帶著自己做的小小雪人,來到陸的房間,為他閱讀繪本,講述一個又一個比下雪的街道更加吸引人的世界;如果夜晚因為獨自一人而感到寂寞,那天就會鑽到陸的被窩裡,和他一起度過黑夜。

 

  看著兩個孩子互相依偎在一塊,手牽著手入睡,已經可以說是我的日常了。

 

  如果陸能因此而感到無比幸福的話,那即使我得一直一直都待在這種只能積灰塵的地方,也甘之如飴了吧。

 

  對那個孩子來說,是天構成了他的世界。

 

 

  只可惜好景不長。

 

  我曾經天真地以為,這兩個孩子可以永遠都在這個由天打造出來的烏托邦之中,平穩的生活著。而我,只需要默默地守護著他們兩個就好。

 

  但是這一切,卻都在某天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名為「現實」的破壞者輕易的打壞了這個小小的世界,就像是無情的大人輕易地踩壞了孩子辛辛苦苦堆起的沙堡,嘲笑著並告訴他們,一切都只不過是兒戲而已。

 

  我不是很清楚這個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家中的氣氛不再如以前開朗愉快,所有人都像是逐漸忘記了微笑的方法一般。

 

  真正感受到異變的是一天夜晚。那時,早已過了平常的就寢時間,房間卻不見任何人影,想著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擔心的我,終於在時針走到十二的時候,等到了這個房間的主人。

 

  陸沒有了以往的活力,像個斷了線的木偶一般,拖著自己的身子慢慢地移動到床邊,然後就整個人窩進被子裡,一動也不動地。

 

  我聽著被窩裡不斷傳來一聲聲的「天にぃ」,但是不管過了多久,被呼喚的那個人卻遲遲沒有出現,直到聲音漸漸染上了哽咽,直到呼吸逐漸平緩,那個孩子等的人還是沒能給他一個溫暖的依偎。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七瀬天」這個人。

 

 

  隔天早晨,陸的身體狀況下降到一個非常惡劣的地步,像是本來一直被好好地保護在溫室裡的花朵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庇護,遭受到外面世界的摧殘,被連根拔起一般。

 

  但陸本人像是根本不在意這件事情,就只是一個勁地哭喊著天的名字,劇烈的咳嗽也沒能遏止他的呼喊聲,好像只要他叫得再大聲一點,對方就會出現一樣。

 

  在這天之後,連陸也離開了這個房間。

 

  整個房間就像是時間停止了一般,而我只是不斷地安慰自己,或許陸是去找天了,只要找到了,他們兩個就會一同回來的,那時我們就可以再次回到過去的生活。

 

  然後,在一個月後,我等到了我的主人。

 

  但他的身邊,誰也不在,就他獨自一個人靜靜地,不哭也不喊地回到房間,像是放棄了所有的奢望。

 

  我不知道天去了哪裡,但我知道,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就再也看不見那個我最喜歡的笑容了。

 

  陸,笑一笑啊,就算不是對著我也沒關係,請你再次綻放笑容吧。

 

 

  陸的生活漸漸地回到了「正軌」,就好像「七瀬天」這個人本來就不存在一般,陸開始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失去了烏托邦的少年,就算再不情願,也只能認命地成長。

 

  我以為他會慢慢好起來的,我以為他的傷口會隨著時間被治癒,我以為傷痕總有一天會消失。

 

  直到名為「九条天」的少年出現在電視的屏幕上,我才發現,原來傷口從來就沒有癒合,只是被陸給藏了起來。

 

 

  看著屏幕那端笑得可說是和以前如出一轍的天,我突然覺得很生氣。

 

  是你擅自為陸打造了一個美好安全的烏托邦,是你讓陸從小就失去了獨立成長的機會。

 

  那麼你怎麼可以……丟下他?

 

  你應該要好好呵護他,如果下定決心要保護他,就不要突然又在半路上離開他,讓他不知所措,迷失了所有的方向。

 

  你怎麼捨得拋下最需要你的人,去到屏幕的那頭,對著一大群不認識的人露出那個,本來只屬於陸的微笑。

 

  他不是你唯一的弟弟嗎?

 

 

  從此之後,陸的情況又回到了以前那般,只是他裝得很好,所以家人沒有發現。

 

  只有在他房間的我知道,他會在只有電視光源的黑漆漆的房間中,看著屏幕那端的他的孿生哥哥,然後再次語帶哽咽地喊著一聲聲的「天にぃ」,就像是刻意不讓傷口癒合一般,只要有任何癒合的跡象,他就會不斷地叫著那個名字,將那道傷痕再次一刀刀地挖開。

 

  這個狀況一直持續到陸離開這個家。

 

 

  這次陸離開的時間很長,比起上次的一個月來說不知道要長了幾倍。

 

  老實說,我很擔心。

 

  就算爸爸和媽媽沒有發現陸的異常,我也是一直看在眼裡的。我知道,那個孩子根本就還沒有完全走出來。

 

  就算已經是一個殘破不堪且不再美好的烏托邦,卻仍舊是他唯一的哥哥為他打造的世界,他捨不得就這樣走出去,拋下過去的所有。

 

  明明是好不容易才相遇的主人,我卻不能為他帶來笑容。

 

 

  再一次看到那個令人懷念且溫暖笑容,同樣是在那一端的電視屏幕上。

 

  此時我已經從高高的書櫃上解脫了,被放置在了家裡客廳的沙發上,大概是媽媽也很寂寞吧,兩個孩子都不在家了。

 

  我想我最後能夠做的,就是陪伴著這個和我一樣,因為失去了兩個重要的人而感到悲傷的女子。

 

  直到有天,我突然聽到了那個熟悉的聲音。我認出那是陸的聲音,一瞬間,我還以為是陸回家了,一會兒後,才發現那道聲音是從電視裡傳出的。

 

  我看著名為「IDOLiSH7」的團體在電視上大放異彩,獲得了許許多多的人的支持,而站在正中間的,就是那個令我曾擔心不已的主人。

 

  我驚訝地看著他毫不顯疲態地唱著歌、跳著舞,完全不像那個總是臥病在床,還常常呆愣著直盯電視默默哭泣的陸。

 

  這個時候,我的第一個想法出乎意料的,竟然是很想讓天看一看。

 

  看吶,那個曾經被你小心翼翼地呵護著的陸,已經變得那麼堅強,可以獨當一面了。

 

  他從一個忘記如何去笑的孩子,成長為一個可以為他人帶來笑容的少年了。

 

  音樂結束了,IDOLiSH7也退回了幕後,這時主持人走出來介紹了下一組的表演團體,而在歡呼聲中站上台的,正恰好是那個我特別想讓他看看陸成長的人。

 

  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連陸也不在家了。

 

  原來他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一個人勇敢地走出了那個殘破的世界,奔向了屏幕的另一端,向著那個他的孿生哥哥所在的世界。

 

  真好。

 

 

  「讓我們歡迎今天的來賓,TRIGGER和IDOLiSH7!」

 

  在歡聲中站上台的,是我所認識的兩個孩子,儘管是在那麼多人的面前,他們的笑容卻和在家裡那時如出一轍。

 

  或許是因為不論是那時還是現在,他們的眼中都有彼此吧。

 

 

  我想,我的使命大概已經結束了。

 

  只要他們兩個能夠待在彼此的身邊,不管面對什麼樣的狀況,都能夠再次綻放笑容的吧。

 

  就算一個人拋下了另一個人也不要緊,因為另一個人必定會固執地追上去的。

 

  誰叫他們是這麼不同,卻又如此相似的雙胞胎呢。

 

  這就是,關於我的兩個主人的,彼此之間的故事。

 

END

 

***

 

我在寫什麼呢……

陸的那隻熊布偶是不是叫うみ呢,我好像在RC看過但又想不起來是哪張卡……

 

祝雙子生日快樂!!

最喜歡你們了,願你們能夠永遠幸福地一同歡笑。

 


评论(2)

热度(66)